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9-20 19:23

 同济大学博士生汪昶行,

与妻子盖头是本科和研究生时期的校友,

两人结婚后,

汪昶行就将原本一个人居住的一套

187㎡的房子进行改造,

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一点一点堆满自己心爱的物品,

布置成理想中的家。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妻子习惯断舍离,

衣服再贵也舍得扔,

鞋子只有三四双,

丈夫却十分念旧,从来只买不扔。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Kaws限量版的人物、

奈良美智的白犬音响、

塞满一整面墙的变形金刚……

家里堆满了从七大洲、

五十几个国家、三百多个城市

淘回来的各种古董老货。

收回来的潮鞋因为实在太多,

只能囤在厕所里。

汪昶行说:“人生就是要玩物丧志,

追求一个东西,就要追到极致。”

编辑 陈稻稻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汪昶行和盖头在上海的家,紧挨着苏州河。

这是汪昶行在2013年买下的,当时是想作为婚房,但因为一直没机会结婚,就这么一直空置着。直到2016年,才和太太一起搬了进来。

房子挺大,有187平米。颜色和物件都过于丰富,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混搭的家。汪昶行说,刚开始这只是一套格局普通的商品房,他们用了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才逐渐把它变成现在的样子。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学霸追上学渣的爱情故事

两个人的缘分很深,本科、研究生都是校友。

在同济大学念本科的时候,汪昶行是学生会会长,算是学校里面的风云人物。而盖头只是大学里默默无闻的一名普通学生,她说,每次经过学生会门口,都会看到墙上挂着大大的会长头像,觉得他是高不可攀的人物。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去了米兰的同一所大学念研究生。巧的是,盖头的室友热情好客,请过所有当时在米兰的中国留学生到家里吃饭,唯独只有汪昶行一次也没来过。盖头说:“本来我们是有机会很早就认识的,因为他太高冷。”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房子平面图

直到2015年,盖头手头上有一个项目需要找室内设计师,朋友介绍了汪昶行给她认识。

盖头开玩笑说: “我是甲方,他是乙方,我是业主,他是设计师,有没有一种屌丝逆袭的感觉?”

两个人认识之后,发现彼此之间原来有很多交集,在2016年就结了婚。结婚之后,汪昶行将自己原本一个人居住的一套房子,进行改造。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因为是房型方正的商品房,大部分的空间都规划得非常好,并不能做太多的空间调整,所以他们只将靠近客厅的一个小房间的墙面拆掉,将它与客厅打通,打通之后形成了一个客厅和书房的贯通区域。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他们用黄铜将L型的承重墙包裹起来,并做了一个黄金书架。黄铜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表面材质也会发生一些变化,汪昶行说:“你半年前来看,这个黄铜会更加偏黄一点,现在颜色会更深一点,以后还会不一样。”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原先的主卧空间非常大,但夫妻俩觉得,卧室只是睡觉休息的地方,所以将主卧的一部分空间做成了步入式衣帽间。这样的卧室对夫妻俩来说,大小正好。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故宫红,孔雀绿,

作为中国人,家就得有点中式风

尽管两个人都有留学的经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汪昶行觉得自己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越来越多。

现在,很多人家里都会往北欧、日本这种比较简约的感觉靠,但汪昶行认为,作为中国人,家还是要有些中式风。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茶室用了故宫红,其实是一种朱砂红,书房则用了孔雀绿。“中国皇家宫廷里面,它的颜色是非常大胆的,会用绿色,红色,包括一些比较跳的蓝色、金色等等。”

汪昶行觉得,在一些不会久待的小空间里面,其实是非常适合用这些古典的颜色去搭配的,这样会让整个空间显得比较特别,带出一些中式的味道,也能给人带来一些创作灵感。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如果再有一两件能体现中国文化的老东西,比如一幅字画、一把椅子、一件瓷器,就能够有效地体现出中国人家里的感觉。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但家毕竟不是博物馆,不应该哪里都那么戏剧化,所以在卧室、客厅这些地方,夫妻俩用的还是白色这样比较明快的颜色。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买古董,就跟女人买衣服一样

汪昶行是个很爱逛古董商店的人。在纽约做访问学者的时候,他一周要去4、5次古董店,只要是Google地图上标注的古董店,他基本都跑过了。

两个人认识之后,去了很多地方旅游,去过了七大洲、五十几个国家、三百多个城市,沿途当然也少不了买买买,只不过买的不是衣服包包,而是收藏品。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现在的家里,堆满了他们旅游时候购买的各种收藏品,有奈良美智的白犬音响、Kaws的限量版人物、俄国艺术家马列维特的人物雕像、包豪斯的石膏建筑模型、法国设计师Philippe Starck设计的榨汁机等等。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盖头开玩笑说,丈夫逛古董店就像女人购买衣服一样:“看中以后,会一直在那家店不停徘徊,了解那件古董的历史与工艺,在老板面前刷存在感、建立友谊,希望之后在价格方面能得到一个优惠,还会为了一件古董翻遍数据、查阅历史资料,他很享受整个与店老板交流的过程。”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汪昶行买古董也有自己的原则:“我不会去考虑市场价格,不喜欢的东西,哪怕是20块也不会去买,喜欢的东西,再贵也要买回来。”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主卧的两边,放了两把黄铜椅子,是夫妻俩在逛巴黎的旧货市场购买回来的,是属于19世纪的黄铜椅,替代了传统意义上床头柜的功能。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汪昶行非常喜欢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他认为那个时期的上海是最迷人、最繁华的,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大都会。

因为不能穿越过去,于是只能通过收藏与那个时代有关的东西,包括文字、音乐、电影、家具来更加了解那个年代。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客厅的五斗柜是典型的海派家具,整体使用的是柚木的材料,门板上有点像教堂彩色的玻璃,中西混搭,是海派家具的典型样式。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情人椅,是汪昶行在上海一家老家具的买手店里面买到的。看到的时候,它被放在了一个角落,布满了灰尘。但因为椅子独特的造型,他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想起自己在法国也看到过类似这样的椅子。

买回来后,他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后来发现这其实是一张情人椅,是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坐的一种椅子,坐在上面正好可以脸对脸看着对方,形式很好玩。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男生疯狂买买买,女生习惯断舍离

汪昶行是一个念旧的人,他只买不扔,家里的物件堆得越来越多。大型的物件都没办法放在家里,只能放到工作室,现在工作室里还囤着二十多把椅子,也快塞不下了。

“有很多人会删朋友圈、微博什么的,我就不会,而且我过一段时间就要去怀旧,去看一下以前发过的东西。”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除了收藏老物件、古董家具,汪昶行也很爱收藏球鞋,乔丹鞋有一百多双。盖头说:“有一段时间他疯狂迷恋这些鞋子,现在已经打入冷宫,在另外一个厕所囤着。”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家里还放着父亲送给汪昶行的一幅《心经》,是父亲亲手书写的,他隔三差五总要去看看,提醒自己要保持一个好的心境:“我现在离《心经》差得十万八千里,所以要经常去看看。”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相反,太太盖头却是一个很容易断舍离的人。衣服包包都不多,鞋子只有三四双。而且无论这些东西多贵,穿旧了她就会扔掉,对于物质她没有很大兴趣:“对于我来说没有那种执念,没有什么限量版,一定要去买,没有,买不到就买不到。”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为此,两个人也闹过不少矛盾。盖头说:“你让他扔一件变形金刚,他能跟你干架,绝对不行。”

汪昶行却坚持认为自己目前过不了断舍离的生活:“我是一个浮躁的人,还是想要有这么多物件陪伴我的一个状态。”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博士人设崩塌,

人生就是要玩物丧志

由于太爱玩、太爱买,汪昶行回到同济大学念博士、准备注册的第一天,就被老师质疑,他真的是来念书的吗?

汪昶行则认为,这是对博士的一种刻板印象,为什么博士一定要戴眼镜、长得像一个学者的样子?而他就是要打破这种传统思维:“我的博士人设已经坍塌了,我觉得人生就是要玩物丧志。”

 

上海博士夫妻的187㎡婚房:玩具多到塞满厕所,家里一本书都没有

 

 

很多人觉得玩物丧志是一个贬义词,但在他看来,人生少了玩物才叫丧志,要有一种玩物的精神,追求一个东西追求到极致。不是说一个事情做到百分之五十,就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对我来说,生活就是要花最大的精力来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即使是丧志了,这也是我想要追求的一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