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贸易问题磋商,两国外长不欢而散,日韩翻脸只是时间问题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8-02 15:05

 8月1日上午,韩日外长在泰国就两国贸易摩擦问题举行会谈,但结果不尽人意,双方仅仅确认了彼此的立场分歧,是一场“空手而归”的会谈。根据日媒先前的报道,日本最快将于8月2日正式将韩国剔除出贸易最惠国“白名单”。若果真如此,按日本《朝日新闻》的话说,日韩将首次进入“全面经济对抗”的状态。

图片

 

韩日外长离开会场,双方表情严肃。

现状:决裂程度出人意料

“外务省的大部分人也没有想到会闹到今天这一步。”7月31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在接受《东京新闻》的采访时如此表示,在这位相关人士看来,此次日韩之间贸易战到来之突然,烈度之巨,都创下了近年来之最。最为关键的是,双方外务机构似乎都在此次交涉中得到了“绝不退让”的命令,照此势头发展,日韩或将无可挽回的陷入决裂。

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限制3种用于半导体制造的材料对韩出口,此举被韩国视为日方对韩国“强征劳工”案的反制措施之一,但日方拒绝接受这一说法,两国随后陷入了漫长而毫无结果的谈判当中。

7月25日,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本最快将于8月2日正式将韩国剔除出贸易最惠国“白名单”。

另据共同社援引多名相关人士的最新消息透露,在双方外长泰国会谈之后,日方并没有改变原有的态度,继续朝着最快在8月2日的内阁会议上敲定该决定的方向推进。视内阁会议具体议程,该决定的出台时间也有可能有所推迟,但(最终出台)“只是时间问题”。

根据《读卖新闻》的分析,造成此次日方态度如此坚决的原因,除了韩方交涉中体现出的强硬态度。日本民间对制裁韩国的支持声音不可忽视,。日本政府日前就是否同意将韩国移出贸易最惠国“白名单”公开征集意见。日本政府官员称,截至7月24日征集活动结束,在收到的一万多份反馈意见中,赞成日本政府上述举措者占了压倒性多数。

奇闻:就算美国劝架,日本也不听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日韩贸易战的苗头就已经初步呈现,进入今年以来,随着日韩两国关系遭遇“寒流”,日本对韩国的出口比重17年来首次跌破7%。在日本整体进口中,韩国产品所占比重也降至4.1%,为3年来的最低值。

韩国目前仍然排在日本贸易顺差国的第三位。对于日本来说,韩国也是重要的出口对象国。但自7月初日本限制3种半导体原材料以来,日韩贸易已经遭受沉重打击。如果8月2日再将韩国排除“白名单国家”之外,日韩之间除食品、木材等少数门类之外的几乎所有产业都将受到影响。

日本2004年将韩国指定为“白名单国家”。若出口目的地是“白名单国家”,那么出口企业可享受手续简化等优惠待遇。而对于白名单之外的国家,所有被认为有可能转用于军事的产业,出口企业都必须获得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批准再进行贸易。

对于日方接踵而至的制裁措施,韩国试图以终止双方军事合作来进行牵制。韩国外长康京和8月1日对媒体表示,“日本已采取出口管制措施,理由是出于安全原因。我向日方表示,我们不得不考虑韩日之间的各种安全合作框架。”韩联社称,这意味着韩方暗示会考虑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不过,日本共同社分析认为,韩国终止与日军事合作的威胁很难直接影响日方决策,而需要通过最关心该问题的美国来间接施压。但对于美方“逼迫”日韩和解的可能性,日本已经明确表明了“美方介入也不会妥协”的态度。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对于有报道称美国围绕日本加强对韩国出口管制等一系列日韩对立,已提出居中调停方案,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7月31日的记者会上称,报道中指出的情况“不属实”。他还表示,即便美国居中调停,也将主张日本的立场。

 

原因:安倍不管不顾,文在寅骑虎难下

 

据日媒分析,日韩此次陷入决裂的僵局,除了外部因素作用外,也与双方首脑各自的执政状态不无关系。

据《产经新闻》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决定,在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期间,他将不会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除非韩国方面就二战时期强征劳工及其他问题施行建设性举措。

此外,安倍还表示,基于同样的原因,他还将拒绝在其他场合会见文在寅。上述表态引来日本强硬派的一片叫好之声。

《产经新闻》分析指出,安倍的上述表态是在日本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获胜的前提下做出的,此次参议院选举后,如不出意外,安倍将执政至2021年9月其自民党党首任期终止时,这也是安倍能够执政的最长时间。由于不需要再谋求连任,安倍在下一阶段的执政中或将更加强硬的推进其主张——除了在外交上“教训”韩国,安倍还宣誓将在任内修改宪法。

与之相对应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则呈现出“骑虎难下”的态势,其前任朴槿惠因为在内签订《日韩慰安妇问题协定》而在下台后被韩国左翼扣上了“亲日卖国”的帽子,这导致依靠左翼上台的文在寅在对日交涉过程中的回旋余地极为有限,更何况眼下韩国民众已经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运动,在此时刻,文在寅政府哪怕稍有示弱也极有可能丧失民心。文在寅如安倍所愿在劳工问题上做出退让的可能性极低。

此外,眼下国际上逆全球化的势头也对日韩矛盾火上浇油。目前,韩方已经就日本的行为申请了世贸组织仲裁机构仲裁,但这类仲裁通常要经年累月,韩国产业界根本等不及。事实上,这种逆全球化的势头很可能也正是安倍政府发起此次贸易战的底气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