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23 15:36

 当地时间7月21日晚,提前举行的乌克兰议会选举报出全国出口民调数据,新上任总统泽连斯基的党派“人民公仆”以近44%的得票率稳居第一。

进一步的计票结果表明,泽连斯基甚至有可能再一次创造了历史:由于单一候选人选区占据了一半名额,“人民公仆”党可能将赢得424个席位中的246个,成为乌克兰历史上第一个在议会获得绝对多数的党。

亲俄反对党“反对平台——为了生活”以12%的得票率位居第二,另有三个党派超过了5%得票线,得以进入新一届最高拉达(即乌克兰议会)。

考虑到泽连斯基三个月前刚刚以绝对优势在总统大选中胜出,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太值得意外:按照目前态势,泽连斯基对于国内政治的掌控几乎已经势不可挡,这也正是泽连斯基甫一上任就宣布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的目的所在。

但在水下,这场议会选举远没有看起来这般顺利——这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政治竞争在乌克兰的逐步稳固,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作为国家的乌克兰的命运,还远未尘埃落定。

“叛国”节目

选前十天,因为一台没有在境内播出的节目,乌克兰一家电视台刚刚被指叛国。

这档节目由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两家电视台发起,旨在为普通民众提供对话平台,形式为实时连线。

节目的乌克兰发起方是NewsOne电视台,在筹备阶段,电视台就受到了来自基辅不小的压力:从现总统泽连斯基到前总统波罗申科,几乎全部乌克兰政要都对此事表示了激烈反对。

7月7日,NewsOne宣布取消连线计划,给出的公开原因是“担忧记者人身安全”,两天以后,乌克兰国家电视委员会正式宣布将对NewsOne启动额外审查,可能将因此吊销其广播执照。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NewsOne的播出画面 / 视频截图

​与此同时,俄罗斯方面却在克里姆林宫的大力支持下将这个节目坚持到了底,也是在7月9日,普京在采访中表示“俄乌两国人民的相互接近无法避免”,同天俄罗斯第一频道预告称,节目将改到莫斯科演播室中进行,乌克兰民众“可以通过Skype参加”。

7月12日,这档节目在俄罗斯第一频道播出。最终播出的谈话节目在镜头前呈现出一派其乐融融的气氛,来自俄乌两国的文艺和体育界人物共同回顾了两国的共有(也就是苏联)历史,一对相伴超过半个世纪的跨国夫妻讲述了自己的爱情故事,到俄罗斯来探亲的乌克兰普通人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已经持续五年的俄乌冲突被描述为仅存在于政客之间的仇恨,并不能阻止两国人民的“兄弟关系”。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俄乌连线节目播出现场 / 视频截图

​当然,几乎所有出现在节目中的乌克兰嘉宾都来自亲俄势力强大的东部。

但在基辅,事情则完全向着反方向发展:民族主义激进组织的抗议集会持续数天,到7月13日已经开始包围国家安全委员会,同天NewsOne兄弟媒体112Ukraine的办公楼甚至遭到了榴弹炮袭击。

乌克兰检察院以“背叛国家利益”为名对NewsOne提起调查,同时受到调查的还有该电视台的资金来源。尽管连线计划已经取消,但是国家电视委员会依然决定将在近期举行会议,目的是在东乌战事结束前“禁止与俄罗斯的所有电视转播”。

这个谈话节目的名字叫做“需要谈”,而俄乌双方的态度差异十分明显:俄罗斯需要谈,乌克兰不需要。

俄罗斯主导的电视秀

此时回顾,基辅的反应可能没有看起来那么神经过敏。

几乎从事件爆发起,乌克兰媒体就将这个连线节目与即将进行的议会选举联系到了一起:有消息人士称,这场连线活动是亲俄党派“反对平台——为了生活”的竞选策略之一,目的是分裂泽连斯基的党派“人民公仆”的支持者,从而在选举中为自己赢得更多选票。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反对平台——为了生活”党在乌克兰东部城市沙地卡夫的广告牌

​“反对平台——为了生活”党起源于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倒台后留在乌克兰国内的亲俄派系,而参与连线节目策划的两个人都来自该党:筹划与俄罗斯进行直播连线的电视台“NewsOne”目前从资本关系上属最高拉达议员塔拉斯·科扎克名下的媒体集团所有,直接所有人则被指是另一位堪称大名鼎鼎的议员维克多·梅德韦丘克。

区分这两个人的差别并无太多必要,他们在所有政治立场上都是同僚,互为最亲密的商业伙伴,而梅德韦丘克身份之敏感,在今天的乌克兰堪称无出其右:这位前总统库奇马的总统办公厅主任多年来一直被外界视为普京在乌克兰的最高利益代理人,在普京身边的非正式关系圈中,梅德韦丘克甚至被部分观察人士认为地位高于亚努科维奇。2004年,梅德韦丘克的小女儿黛安娜出生,她的教父正是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梅德韦丘克(右一)和普京 / 网络

​而“需要谈”节目的最初预告来自于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德米特里·基谢廖夫,自2013年底被突然授以重任开始,基谢廖夫的克里姆林宫喉舌身份人所共知,尽管不能将基谢廖夫的所有极右偏激言论完全视为“替普京代言”,但同样没有什么疑问的是,如果没有来自更高层的授意,基谢廖夫不可能出面预告这样一台并非自己操刀的谈话节目。

有这样两个人的背书,这场俄乌电视连线显然不止是NewsOne声称的“民间谈话节目”,而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的最新一个调查方向似乎也隐隐勾勒出了另一块拼图的轮廓:梅德韦丘克用以收购和运营NewsOne电视台的资金,被怀疑来自俄罗斯国有银行——俄罗斯工业通讯银行(Promsvyazbank)。这家银行在2018年1月已被确立为俄“国防银行”,用于处理国防资金业务,它如今的董事会主席名叫彼得·弗拉德科夫,是俄前总理、对外情报局前局长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的长子。

谁能赢得东乌

在泽连斯基就任乌克兰总统的第二个月,克宫此举很难认为是心血来潮。

作为出身乌克兰俄语地区的犹太人,泽连斯基依靠自己的喜剧作品和脱口秀节目赢得的群众基础呈现出明显的地区差异:今年五月刚刚结束的乌克兰大选次轮投票中,泽连斯基在乌克兰东南部地区得票率近90%,远高于西部的50%。这正是乌克兰俄语人口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也是受东部战事影响最为直接的地区。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曾经主演的喜剧《人民公仆》是一部俄语剧

​事情的另一面则是前总统波罗申科与此截然相反的选区分布,和当选后特殊内外条件下采取的一系列强硬措施:2014年5月,波罗申科以54.7%的成绩在首轮选举中获胜,来自乌克兰西部的鼎力支持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该地区直到2019年的选举中依然是波罗申科的主要票仓。而东部,抛开无法组织选举的卢甘斯克、顿涅茨克两州的俄方占领区,即使是哈尔科夫等距离战区较远的关键城市,大多数人也仍然选择了不去投票。

随后的五年里,在俄方对东乌两州不断加大军事投入,几乎摧毁了占领区经济并最终形成持续至今的割据僵持局面的同时,基辅一侧也在不断尝试施压。

除了2014年开始的以东乌多个城市为目标的“反恐行动”,和2019年将乌克兰语确定为唯一官方语言的语言法案之外,2017年通过的禁止与占领区进行贸易的法案尤其严重地伤害了东乌地区(不仅限于占领区)经济和民众感情。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橙色和红色常被认为是乌克兰东部地区

当波罗申科政府将精力集中在军事对抗俄罗斯和团结国际社会的时候,东乌普通民众的生存境遇事实上并未获得太多重视。

5月20日,泽连斯基在其就职演说中数次提到东乌及顿巴斯,并直言“政府没有做什么让他们感到自己是乌克兰人的事”,“他们不是外星人,他们是我们的一部分,他们是乌克兰人”,“我们已经失去了他们”,而如今的头号任务是“赢回他们的心”。泽连斯基用俄语完成了这一部分的演讲,并在遭遇极右党派领导人的当面抗议时迅即反击,指责右翼“还在继续分裂我们的人民”。

无论泽连斯基此举是否是充分理解形势之后的有意而为,不可否认的是,在当时东乌问题已经以另一种方式成了俄乌角力中的最重要问题:事实上,可以说正是东部决定了今年乌克兰大选的最终走向;而就在泽连斯基胜选当日,普京突然公布了将支持所有乌克兰公民自由入籍俄罗斯的计划,其中的第一个目标地区自然正是战火仍炽的顿巴斯。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亲俄武装人员宣誓效忠“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

​战争第五年,军事手段在此无能为力已经是任何一方都无法否认的基础现实,始终没有找到出路的东乌僵局则在长久压抑中孕育着最大的变局推力:无论对莫斯科还是基辅而言,解决乌克兰问题都必须以解决东乌问题为前提,而无论这一地区最终向东还是向西,它的选择都将直接改写乌克兰作为国家的命运,并最终决定俄罗斯这场地缘政治豪赌的输赢。

新的博弈

而在这一切之前,首先将会被决定的是作为总统的泽连斯基本人的命运。

上任两个月,泽连斯基的总统之路走得并不顺利:最高拉达几乎否决了他提出的所有提案,其中的一部分甚至进入了反复提出-反复否决的死循环;他的执政团队在遭遇普遍质疑后不得不进行了一次大规模重组,两个月来也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政治决策获得落实。

因而,本次议会选举对泽连斯基而言是一次关乎生死的选举——它将决定他在未来几年里能否真正掌握属于总统的权力,或是陷入与议会漫无尽头的长久扯皮,甚至弹劾。

7月11日,泽连斯基在与普京的首次电话通话中表示,俄罗斯首先释放去年年底在俄乌亚速海冲突中身陷囹圄的24名乌克兰水兵将是“一切谈判的前提”。在距离议会选举仅有十天的当时,泽连斯基的表态无疑构成了对梅德韦丘克的某种狙击行动:在此之前,以俄乌斡旋者面目出现、时常强调将尽力劝说俄罗斯释放被扣押的水兵的人正是梅德韦丘克。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一名乌克兰水兵在俄罗斯警察的押送下走出法庭 / 网络

​7月17日,两则与东乌顿巴斯地区相关的消息同时传出,地区协调小组宣布俄乌双方就最新一次停火达成协议,这份被称为“最终停火”的协议将于7月21日正式生效,这同时也是乌克兰议会选举的投票日期,不止一方从这个最新协议中嗅到了新任乌克兰政府解决东乌僵局的决心。与此同时,普京则签署了更加详细的鼓励乌克兰公民入籍俄罗斯的总统令,该法令提出,类似的简化申请程序将适用于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州“全部居民”,无论此前是否有任何一国的合法身份证明。

7月21日这场刚刚结束的议会选举已经在大体上保证了泽连斯基的政治前途,但比起亟待解决的东乌军事僵持,以及后续更加庞杂的地区重建工程,新一届“为己所用”的最高拉达的成形还不过是个开始。

今年五月,泽连斯基曾在就职演说中承诺“肯为结束战争做任何事”,如今他面临的是来自国内外的多重压力:解决东乌僵局如今已成人心所向,但在乌克兰仍摇摆于俄罗斯-欧盟之间、国内改革难称顺利、极右民族主义势力又不断显示出存在感的当下,以何种方式着手结束东乌战事,乌克兰一方又将在最终获得怎样的结果,仍然是时刻可能导致国内政局剧烈震荡的致命问题。

泽连斯基距离成为“乌克兰普京”还有多远?

如何解决东乌僵局对于泽连斯基的政治生命的延续至关重要

​而近在咫尺的问题是,如今泽连斯基就俄乌关系做出的任何一项承诺——例如敦促俄罗斯释放被扣押的水兵,或是刚刚生效的东乌无限期停火——如果落空,仍随时可能对这位毫无政治经验与背景的新总统造成沉重打击,但它们的前景并不取决于泽连斯基自己。

就在议会选举前夕,梅德韦丘克再次公布了自己的新东乌和平计划,其中几乎完全搁置了明斯克协议,还涉及了多项此前基辅政府已经明确拒绝过的条款。梅德韦丘克的身份在此无疑包含了比方案本身更多的潜台词: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俄罗斯真如它目前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抱有谈判意愿,但双方博弈的主战场的确正在转移,而基辅方面在其中究竟有多少谈判余地,如今对任何人来说都还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