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阿尼是只有京都才会有的动画公司”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21 15:48

 事件真相还有待日本警方与媒体调查,但那个给无数人带去爱与友谊的抚慰的京阿尼,已经面目全非了。创造美好的人,不应受到这样残忍的对待。在世人的祝福和鼓励之下,京阿尼一定能寻回洞悉世界的善良目光。
“京阿尼是只有京都才会有的动画公司”

当地时间2019年7月19日,日本京都,警方和消防部门在京都动画大火现场调查。 (视觉中国/图)

“如果我去巡礼那天的大雨,能在18号早上倾盆而下就好了。”大路说。他是一家上海广告公司的内容主管,2005年念初中时,就被京都动画株式会社那种“萌萌的”风格所吸引。

令和元年的日本没有“气淑风和”,“平成以来最恶劣”的纵火案牵动了全世界动漫爱好者的心。

当地时间2019年7月18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位于京都市伏见区的京阿尼第一工作室遭到恶意纵火。截止发稿,已经有33人罹难,35人受伤。很多动漫迷将称之为“日本动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动漫迷们将京都动画亲切地称为京阿尼,那是“京都animation”的近音简称。京阿尼出品的漫画不仅是质量保证,还是青春记忆。

媒体从业者郑诗亮看到京阿尼纵火案的新闻,“眼泪终于流了出来”。2005年,他在上中学,“京阿尼”独立制作的第一部作品《全金属狂潮2》刚刚上市。这部笑点密集的动画片马上吸引了郑诗亮,令他成为十几年的京阿尼铁杆粉丝。

《全金属狂潮2》改编自贺东招二的同名小说,因制作精良和剧情出人意料,口碑远超第一季,成为当年最受欢迎的动画作品之一,也让京阿尼打响了名声。包括大路、郑诗亮在内的中国观众,恰逢其时地认识了充满朝气和才智的京阿尼。

 

少女风、“京阿尼脸”,但作品适合所有人

这部成名作之前,京阿尼经过了漫长的磨练期。“它的起点就很与众不同。”曾在日本的动画学校学习动画,目前就职于国内动画公司的画师王锐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80年代的日本动画制作公司,常把较为机械的上色工序外包给家庭主妇。京阿尼创始人八田阳子,就是一位对动画有兴趣的家庭主妇。

八田阳子曾在手冢治虫工作室担任上色师,与丈夫八田英明结婚后辞职搬到京都。为重拾旧业,她和邻居家的主妇们一起成立了小小的动画工作室,专门承接动画上色工作。这就是京阿尼的前身。1985年,她改组工作室,使用丈夫的名字正式注册京都动画株式会社。

从创社到2005年推出独立首作的二十年间,京阿尼处在动画业分工中下游,承担的都是其他制作公司外包的业务。诸如《哆啦A梦》《蜡笔小新》《新世纪福音战士》《银魂》《名侦探柯南》,以及吉卜力的《魔女宅急便》等著名动画作品,京阿尼都参与了幕后制作。

乍看起来,京阿尼的风格比较少女风。主角们具有优美的曲线、亮闪闪的大眼睛,题材主要是校园恋爱、友情与励志,但粉丝们并不认为它的风格偏女性向。“它是偏全性别向的,题材比较普适,并没有性别偏好。”大路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能将普适性的题材画得软萌,也许和京阿尼创业团队及后来的主创人员的性别构成有关。从一开始的家庭主妇到后来一百多人的团队,女性总是大多数。这次的罹难人员中,女性也占据多数。

“京阿尼有自己的风格。”王锐捷说,在普通粉丝那里,京阿尼的人物形象风格可以被简单概括为“京阿尼脸”。眼睛又大又萌,占据脸部空间一大半,眼睛里有明亮且色彩斑斓的光华。

 

装得下整个世界的明亮大眼睛遗失了

大路两年前去过遭到纵火的第一工作室。那是一个大雨天,他的朝圣之旅被门禁挡在外面。他拍了照片,就前往京阿尼动画里出现过的其他地点。“这样一个小小的工作室,里面竟诞生了这么多优秀的作品。”他感慨道。

远道而来“巡礼”的粉丝并不少见。这间工作室是京阿尼的核心所在,保存着大量的原画和手稿。原画中那些像装得下整个世界的明亮大眼睛,可能已经荡然无存。

“动画这行,尤其是日式的动画流程,是金字塔结构。”王锐捷向南方周末解释,培养动画人才殊为不易,“一百人开始画动画,有十人可能可以升上来接触原画,十个原画里可能才能出一个‘演出’或者‘作监’,中间七八年时间都在积累经验和画力。像京阿尼这种级别的,随意一位原画师,在普通动画公司看来都是宝贝。”

33位从业者罹难,几十位重伤,任何一家动画公司都经受不起这样的损失,何况是汇聚了业界顶尖人才的京阿尼。京阿尼在业界的地位以及辉煌成绩,令这场悲剧格外沉重。在很多粉丝看来,京阿尼之所以值得尊重,不仅在于它所取得的商业成就,更在于它兼顾公平原则的运营模式,以及作品透露出的温柔至极的“爱与友谊”。

“你能想象在一部青春校园日常推理作品当中,表现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学生运动,并对之反思吗?”郑诗亮评价京阿尼名作《冰果》。这部作品表面看是校园悬疑题材,但片中的友情与对历史的反思使它成为经典。

《冰果》产生自将京都作为基地的京阿尼,也许并非偶然。“京都是日本左翼运动的大本营,京阿尼一直坚持给员工开出最高的工资,一直坚持对员工长期培训,避免压榨人的外包制作方式,也一直坚持传统的手绘方式,这样才能创作出最为细致生动的作品。”在郑诗亮看来,京都的左翼传统与匠人精神在京阿尼身上完美融合。

“京阿尼是只有京都才会有的动画公司,它在这个地区的传统和文化之中生长出来。”王锐捷持有类似看法,“京阿尼和东京圈动画公司的生态模式不太一样。”

令人哀伤的是,《冰果》的导演武本康弘目前下落不明。“为什么最最恶劣的灾难,会发生在最最美好的人身上?”郑诗亮的问题令人无法回答。

由于烧伤,41岁的犯罪嫌疑人青叶真司目前还在抢救。据NHK的调查报道,他于2012年由于抢劫便利店获刑三年六个月,出狱后因精神疾患接受过治疗,去年和今年都曾因噪音与周边居民冲突。

纵火案发生五天前,7月14日,青叶真司在屋内发出类似于“啊!”的尖叫声。邻居敲门后,开门的青叶真司不由分说地抓住了对方衣襟,大叫:“我要杀了你!”“闭嘴!”。他持续十几分钟吐出类似的言辞。目击者指出,他在纵火前大喊“去死!”,同时点燃疑似为汽油的液体。几分钟后,工作室即被火灾吞没。另有消息说,他缺乏根据地指责京阿尼抄袭自己的创意。

事件真相还有待日本警方与媒体调查,但那个给无数人带去爱与友谊的抚慰的京阿尼,已经面目全非了。创造美好的人,不应受到这样残忍的对待。在世人的祝福和鼓励之下,京阿尼一定能寻回洞悉世界的善良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