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在足协4年商讨后,终于浮出水面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18 15:12

 

“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在足协4年商讨后,终于浮出水面

 

迄今为止,所有关于归化球员的讨论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中国体育产业之父魏纪中的观点最为开明。“只要合理、合法、合规,不光是体育、足球,整个社会都应该对人才引进持开放心态。”

归化球员第一次出现在中国足协的会议议程上,可以追溯至蔡振华主政的2015年,当年12月,在第十届中国足协第二次会员大会后,蔡振华第一次表态:“归化球员这个事我们还在研究。不是说我们努力一下就能把这个事做好,这里面涉及国家的法律和政策,目前我们和相关部门也在商量。”

4年后的2019年,蔡振华离任足协主席在即,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终于浮出水面。

陈佳裕往事

2019年2月23日,超级杯赛的第71分钟,伴随着国安7号替补侯永永的登场亮相,归化球员正式拉开了登陆中国足球赛场的大幕,而在侯永永之前,有一位名叫陈佳裕的年轻人,曾有希望将归化球员登陆中国足球赛场的时间,提前到2016年。

陈佳裕有一个葡萄牙名字,弗朗西斯科·陈。他的父亲陈仕超,曾经在上世纪70年代获得过全国乒乓球锦标赛冠军,并在国家队期间,与蔡振华交情莫逆。之后,应葡萄牙体育会邀请,陈仕超与妻子远赴欧洲并最终定居葡萄牙,1993年,陈仕超的大儿子陈佳裕在葡萄牙里斯本出生,成为一名葡籍华裔。

 

“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在足协4年商讨后,终于浮出水面

 

 

与弟弟陈佳宏继承了父亲对乒乓球运动的爱好所不同,陈佳裕从小就对足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10岁的时候,C罗造访里斯本城,陈佳裕获得了与C罗见面合影的机会,并得到了C罗在踢球方面的亲身指教,“这让我从此立志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陈佳裕说。

2014年,陈佳裕加盟葡萄牙马夫拉俱乐部,成为历史上第一位与葡萄牙职业俱乐部签约的华裔球员,2015年,他又转会至洛里什俱乐部,是年冬天,当中国足协开始讨论归化球员事宜时,有记者问陈佳裕,是否愿意为中国队效力,陈佳裕回答:“如果能有这一天,这将是我极大的荣誉,我想我的父母也会因此而深感自豪。”

 

“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在足协4年商讨后,终于浮出水面

 

 

 

陈佳裕的积极回应与国内对归化球员的态度转变,促使广州恒大在2016年年初开始与陈佳裕接触,“最大的困难在于我没有中国护照。”陈佳裕在谈及此次接触最终未能转化为加盟恒大的实际结果时表示,“虽然未能加盟恒大,但我仍然希望有一天能为国家队效力。”

2016年春,陈佳裕经过多方努力,在放弃葡萄牙籍后,最终取得了中国护照,他因此也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在海外出生改籍成功的华裔球员。但是,在他改籍成功后,尽管马夫拉和洛里什俱乐部的官员均认为以陈佳裕的个人能力,在国奥队打主力没问题,也可以适应中超的水平,但遗憾的是,彼时国内却没有任何一支俱乐部愿意签约他,最终,陈佳裕在2016年8月返回葡萄牙,加盟葡锦标联赛图里兹人俱乐部,2017年,葡甲球队科瓦彼达迪宣布与陈佳裕签约。

“我仍然希望能得到里皮的征召。”陈佳裕如是说。

化解归化“功利”心理

 

7月15日,《足球报》记者贾蕾仕撰文表示,经过了4年商讨,足协关于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即将出台,该办法表示,准备归化的球员,需满足以下4个“必须”条件:

  • 引入归化球员必须来自中超、中甲俱乐部,而非其他级别赛事的俱乐部;
  • 该球员必须“放弃原国籍”,同时必须满足三个出生地条件中的一个;
  • ① 球员本人或父母、祖父母必须出生在中国大陆地区;
  • ② 如果该球员没有在中国的血缘关系,那么该球员须连续在中超、中甲效力满4个赛季;
  • ③ 球员在中国连续居住超过5年;
  • 为了禁止出现“大龄青年”身份加盟的怪相,同时规定年龄小于26岁;
  • 按照国际足联规定,球员必须没有参加过其他国家国际A级赛事。

 

据报道,上述归化球员管理办法的出台,主要是针对国家队层面的加强,而不仅仅是在俱乐部层面去片面追求联赛成绩。这意味着,此次归化球员管理办法的实施,从根本上是为了解救深陷泥潭的国家队,期望他们在世界杯赛场上有所斩获。

 

“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在足协4年商讨后,终于浮出水面

 

 

从归化球员诞生的初衷来看,足协这份管理办法并没有问题,当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为了世界杯夺冠而谋求引入归化球员壮大自身实力的时候,中国足协在经过了4年的商讨后才准备出台相关管理办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滞后于“国际惯例”,在这种背景下,再依循归化球员诞生的初始条件来制定中国的归化球员管理办法,在进一步坐实归化球员的“功利”心态同时,也多少有些“自缚手脚”的意味。

  • 首先,从引入归化球员必须来自中超、中甲俱乐部这一条来说,在足协工资帽大局已定的形势下,中超、中甲各俱乐部在引援方面是否会受到限制,如今还不好判定,而参照过往各俱乐部的引援经验,除了恒大、国安等有限的几个俱乐部在引援方面具备成功经验之外,国内其他俱乐部的引援,只能用“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来形容——如果考虑到只有恒大曾经有过亚冠夺冠的经历,那么国安在引援方面,也可归入“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行列。如果归化球员必须来自中超或中甲俱乐部,那么这些在俱乐部级别赛事中,尚且无法带领球队取得亚冠冠军,现在将世界杯出线甚至更好的成绩寄托在他们身上,是否有些不切实际?
  • 其次,从禁止出现“大龄青年”身份加盟怪相这一条来说,足协要求归化球员的年龄不得超过26岁。这一条虽然保证了归化球员至少能打一届世界杯,但足协因此不得不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在26岁之前便具备了冲击世界杯资格的年轻球员,对于各个国家来说,都是难得的宝贵人才梯队,他们极有可能不符合国际足联的“没有参加过其他国家国际A级赛事”这一规定,这意味着,引入归化球员冲击世界杯,26岁这一道门槛其实略显多余,又或者,归化球员的真正价值,不应仅仅体现在冲击世界杯上。

 

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足球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再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足球运动员的高薪与国家队层面的碌碌无为,使国足成为20年来体育行业最大的笑话——在这种形势下,把归化球员的使用仅仅定格在冲击世界杯这一目标上,毫无疑问对于当前的足球大环境来说,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但如果将此条件进一步放开,如龚自珍的诗文所说,“不拘一格降人才”,让归化球员可以大量出现在联赛赛场上,这虽然在短期内会挤压现役球员的生存空间,但从长远来看,拥有良好的足球文化的球员批量到来,也许才是从根本上改变当前我国足球成绩严重倒退的“猛药”。

 

“归化球员“的管理办法在足协4年商讨后,终于浮出水面

 

 

一切都如网友Clementdyf在百度国足吧中的留言:“坚决支持各类归化球员,不能代表中国出战也支持。因为中国未来十年最需要的不是国家队成绩,而是一个群星闪耀的联赛,让足球的魅力彻底在中国绽放,让小朋友在看台上亲身体会成为巨星的足球梦。”

这段话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它点出了归化球员真正的价值所在,暨用其个人魅力感召更多孩子投身足球运动,这样才有资格去谈青训,谈未来,而现役的国足球员,哪一个能担起这样的重任呢?陈佳裕虽然最终未能成为中超或中甲联赛的一员,但是别忘了,正是他与C罗的接触,才让他下定决心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