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05 15:50

 当大多数人沉浸在梦乡时

他们却还在忙碌地工作着

他们见过深夜每一点钟的宁波

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他们就是了不起的建设者们

挑战自我 超越极限

他们用多年的坚守与奋斗

给宁波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6月28日,烈日当空,鄞城大道奉化江特大桥桥面开始铺设,黝黑的沥青热料倾泻而下,一股热气如青烟般瞬间升腾而起。“天气越热,这沥青铺装的效果就越好,桥面的品质就越高。”项目经理岳峰说。

守在施工现场,岳峰若有所思。自2016年6月打下第一根桩基,2017年12月开始挂篮施工,2019年3月大桥主体结构顺利合龙……看着这条“亚洲巨龙”一步一个脚印克难攻坚,如今距离最后的贯通已近在咫尺。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新颖的波形钢腹板连续箱梁工艺,160米的大跨径,是鄞城大桥被冠以“亚洲第一跨”的主因,而独创的异步施工法又让其施工效率在业界备受瞩目。

为何要采取如此高难度的施工工艺?

一路的难题是如何层层攻克的?

是怎样的勇气和魄力造就了鄞城大桥的成功?

带着这些问题,让我们走近那些

与时间赛跑、和质量较真的建设者,

一起见证“亚洲第一跨”建成经过。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限高、通航

创新工艺是客观选择

鄞城大道是鄞州“七横十二纵”路网骨架中的重要“一横”,是继鄞县大道、鄞州大道之后,贯穿鄞州区东西走向的重要交通干线。线路西接甬金高速公路,东接浙江沿海高速公路,沿线沟通宁波绕城高速公路和沈海高速公路。鄞城大道全程横跨鄞州东西,贯穿起东钱湖、鄞州、海曙、奉化四个区域,是迄今为止鄞州历史上单体投资量最大的项目,若按照东、西、中三段分段施工总建造周期来算,也是鄞州建设周期最长的项目,西段建成于2006年,东段建成于2012年。

鄞城大道施工难度最大、建设周期最长、综合情况最为复杂的正是这中段,即云龙至洞桥段。鄞城大桥上跨奉化江,选址毗邻三江口,这里到宁波栎社国际机场的直线距离仅为5公里,属于机场航空管制区域,有限高要求。因此早在工程设计阶段,那些外观大气漂亮的斜拉桥、悬索桥等高塔类桥梁被否决,甚至连桥面上的路灯都有严格的高度限制。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奉化江是宁波水运的核心通道之一,要保证安全通航,建设水域航道标准为Ⅳ级航道,桥下通航要求较高,海事部门禁止大桥在江面上设连续桥墩。并且对于单体桥墩的位置、大小也有严格的要求。160米主跨,一跨过江,犹如在江面上架起一座悬空的彩虹,庞大的桥身,势必要减轻自重来保证桥墩承载。为此,鄞城大桥最终敲定方案,采用预应力波形钢腹板连续变截面箱梁结构,波形钢腹板重量是同等效果的钢筋混凝土腹板的10/1。这项工艺在港珠澳大桥以及山西运宝黄河大桥上有过应用,但前两者均采用单箱单室,宽幅远远小于采用单箱三室的鄞城大桥,鄞城大桥施工组织的难度、安全性考验都要更大,而160米的宽幅大跨径更是创下了该结构在开建时期亚洲领域的使用之最。虽然理论上多次论证,但施工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很多其他不变因素,比如气候温度、地质条件等等。可以说,在确定该工艺时,就意味着选择了一条艰难的摸索之路,可参考的经验太少。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抢抓进度

一开工就和时间赛跑

鄞城大道自2015年6月正式启动,但由于前期筹备,尤其是一标段的政策处理、管线迁移推进较慢,导致整个施工周期被一再压缩。

要保证大桥在2019年底之前顺利贯通,从技术创新到节奏调整,无不考虑到节省时间,尽可能地集结一切可能的人力、物力,尤其是到了节点工程鄞城大桥的建设,一开工,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2016年,鄞城大桥开始东西两侧栈桥平台的桩基施工。打桩,必须围堰作业,将桥墩选址周边区域进行围堰开挖施工,而水利部门要求一旦进入汛期,奉化江必须保证排水排涝,禁止水上作业。60根桩基要在汛期到来之前完成主墩桩基任务,这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施工方立下了每天至少一根桩基的军令状,在不允许多台设备同时施工的背景下,调集了先进设备、大量工人轮番作业,只要具备施工条件,作业就24小时不停,最终实现了单台设备42天打下60根桩基的施工奇迹。

2017年12月,挂篮施工开始,尽管此前已经在施工现场进行了模拟,所有指标全部达到预期效果,但真刀真枪地在9米高台上现浇,无论是技术专员还是实操工人,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准。按照预计的施工进度,每个常规节段工期至少在20天左右,万事开头难,开始进度相对缓慢。难点施工如同打攻坚战,讲究的是一鼓作气,无论是工人的操作熟练度还是设备机械的功效都需要保持一定连续性才能获得最佳发挥。“新工艺,至少要做到四五个节段,大伙的默契、配合度才会游刃有余。”鄞城大道项目部负责人罗炎波表示。

工人正在施工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为保证工程进度和质量,2018年春节,鄞城大桥挂篮施工钢筋班的26名工人没有回家,他们只在大年三十提早半天收工,在工地上吃了顿简单的团圆饭,大年初一休息了一天,就又回到工地上了。那个春节,26名工人是在繁忙的施工节奏中过的年。

在保证安全、质量的前提下,为争抢工期,施工方还创新性地推出了悬臂施工异步浇筑施工法,三个工作面同时开展作业,三个节段的工作内容在空间上错开,在施工上保持同步,加快施工节奏,同时也大大地提高了悬臂施工的安全性。此项施工法又为大桥主体施工至少赢得了80天的时间。

匠心品质

每个细节都精益求精

新工艺、新技术,标明着鄞城大桥的施工没有太多经验可循,为秉承高起点、高水准、高品质的要求,势必要在每一个施工细节上精益求精。

大桥上所有的钢构材料,哪怕一根钢钉都建立了智能追溯系统,整个工程更是通过阳光工程体系实行全程监管。挂篮施工期间,一批批的定制钢筋从北仑钢配中心运往这里,每个部件自带独一无二的二维码,扫一扫可以读到它所使用的钢材型号、构件尺寸、将被应用在大桥的哪个位置以及生产、监理人员等信息。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合龙段混凝土浇筑

为方便施工,鄞城大桥的盖梁钢筋骨架采用整体吊装,即盖梁骨架在工厂完成绑扎,像搭积木一样用大型吊机吊到桥墩上安装。如此一来减少空中施工带来的不稳定性。

大桥主体结构合龙段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之间进行,最后合龙段的节点施工也是整个工程的重中之重,虽然从技术层面来说,已经经历100多个节段,可合龙段不同于其他节段,要考虑到混凝土在气温变化下的缩涨系数,按照常规节段施工,很容易造成桥面开裂等病害,因此合龙段浇筑一般选在半夜至凌晨这段时间进行施工。除了温度选择,最关键的还是混凝土的配比。为了获得最理想的配比,每一次浇筑,最紧张的莫过于一个人,他是鄞城大道二标段试验室主任闫立锋,这个来自河南的汉子,和预应力混凝土打了十多年交道,几乎闭着眼睛就能把拌和料的成分配比摸出个大概。“鄞城大道上使用的都是高标号C60混凝土,比一般国内同类项目中普遍使用的要高出一个等级。”闫立锋还说,混凝土搅拌主要涉及的是水泥、黄沙、石子和水的配比,为了提高混凝土的稳定性,他还特别加入了粉煤灰、矿粉、防裂纤维等添加剂。成型后的强度、韧性全靠配比的拿捏,从最初的配比验证,到之后挂篮施工的梁板现浇,每一个配比都是他亲自试验调和。“气温、湿度随时在变,配比自然得跟着调整。”从大桥施工开始到最后的主桥合龙,混凝土配比测试做了多少次,闫立锋自己也数不清,最后的合龙时间恰巧在冬季,浇筑在子夜时分进行,他和工人们一起熬夜,守在浇筑现场,经过一个个不眠之夜的坚守,才迎来了大桥主跨的顺利完工。

见证实力!波形钢腹板梁桥“亚洲第一跨”是如何炼成的?

庆祝大桥合龙

鄞城大桥还有很多创新亮点,比如在标准化建设上,它率先在宁波交通行业推行钢筋工厂化生产集中配送;在施工管理上,首次采用BIM技术;在节能环保上,大桥全线路灯设计采用可远程智能控制的超级钠灯,与普通路灯相比,用电量至少节约一半以上;工地附近还建起了漂亮的“工地小区”,项目部尽可能为工人们提供安全、舒心的生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