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回忆:坦荡陈老总,有错就认,深度鞠躬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8-15 14:02

 

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回忆:坦荡陈老总,有错就认,深度鞠躬

 

作者近影

 

作者简介:周斌,1958年~1982年在外交部工作,曾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陈毅、贺龙、宋庆龄等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并亲历中日恢复邦交、中美“乒乓外交”等重要历史事件。

上世纪60年代初,一个日本文艺家代表团来访,在外交部工作的我被借去当翻译。这个代表团成员身份比较高,影响比较大。在礼节性拜会郭沫若同志后,接待单位还报请周总理会见他们。周总理表示,自己很愿意见见这些日本朋友,但最近实在忙得难于抽身,提出由即将回国的陈老总代劳。

陈老总回到北京的当天晚上,接待单位就在王府井东安市场内新开业的全国第一家日本饭店“和风”设了宴席。陈老总提前到达,询问客人情况,并笑着说总理已在电话里跟他打过招呼,嘱咐他要针对客人的特点,少谈空洞的政治大道理,多说生动的文艺内行话,使客人真正从感情上接近中国,理解中国,做中国人民的朋友。

我坐在一旁听着,心想周总理太细致、太周到了,同时也非常钦佩陈老总如此认真对待周总理的指示。我还预感,今天晚上自己不会很轻松。因为对我来说,翻译文艺内行话,要比翻译政治大道理,困难许多倍。

 

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回忆:坦荡陈老总,有错就认,深度鞠躬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陈毅

 

客人到达、宾主坐定后,陈老总就按照日本人的习惯,首先用浓烈的四川腔,自我介绍说:“本人叫陈毅,耳东陈,毅力的毅。请多关照。今天晚上,我不以政府外交部长的身份,更不以解放军元帅的身份,只以一个蹩脚诗人的身份,与朋友们谈诗歌、谈文学、谈写作。各位赞不赞成?”

充分反映陈老总豪爽性格的这几句开场白,加上我满怀激情,逐字逐句地译成日文,受到客人们的热情欢迎。有几位更是边鼓掌,边喊出声来:好、好、太好了!宴会会场一开始就充满了友好、融洽的气氛。

但是,陈老总接下去讲的一段话,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陈老总说:“我是今天早晨才从日内瓦回到北京的。这次去那里,是为了出席关于解决老挝问题的国际会议。会议间隙,观看了世界闻名的意大利歌剧院专程前来日内瓦演出的那场歌剧,果然名不虚传,水平很高,太精彩、太令人难忘了。喔,对啦,那场歌剧内容,还是反映你们日本社会的呢。”

说到这里,我刚翻译完,客人们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陈先生,您看的那场歌剧叫什么名字呀?

陈老总正欲回答,却突然停了下来。想了一会儿,也没有回忆起来,便掉过头来问我:我看什么歌剧啦?

我微笑着,边摇头,边摆手,意思是告诉他,我没去日内瓦,怎么可能回答出来呢。

见我这副表情,陈老总生气了。他大声说,我们这些老头儿,随着年龄增大,记忆力一天天衰退,许多事情过后就记不得了。你这个小青年怎么也很快就忘记了呢。真太不像话了!

 

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回忆:坦荡陈老总,有错就认,深度鞠躬

 

周恩来(前排左二)、陈毅(前排左四)与日本友人观看乒乓球赛,周恩来身后为本文作者,右一为体委主任荣高棠

 

我估计,陈老总平时用的翻译很多,很可能误以为我也跟他去日内瓦了。更理解他希望我这个翻译,能帮助他摆脱眼前的被动局面。因为如果回答不了日本朋友提的这个问题,对方就会十分自然地觉得陈老总讲话太虚,缺乏诚意。此时此刻,我虽和陈老总一样着急,但只能用微笑、摇头、摆手,示意他别再对我生气,只能依靠您自己好好回忆了。

真是天助陈老总。没过一会儿,他突然喊出了四个字:《蝴蝶夫人》!没错,是《蝴蝶夫人》!他笑了,日本朋友笑了,我也笑了。

会场气氛极好,小型宴会持续了破纪录的四个多小时。陈老总开朗豁达的性格,坦诚直率的态度,极其丰富的知识和高超的谈话技巧,完全征服了近十位来自扶桑文艺界的朋友,也达到了周总理为这次会见设定的目的。

客人们异口同声地感叹:想不到中国政府的外交部长、中国军队的元帅,竟是一位充满激情、才气横溢的诗人!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里,真可谓人才济济呀。

 

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回忆:坦荡陈老总,有错就认,深度鞠躬

 

1962年,陈毅为外国友人题词

 

晚十一时多,客人告别离去。秘书、警卫员正替陈老总披上军大衣,并领他出门上车。我走上前去对他说:“陈老总,您慢点走,我还有一件事要向您报告呢。”

“什么事?是我在宴会上讲错话了吗?”陈老总问。

“不是,不是。您讲得太好啦。是我自己的一点小事。”我答。

“什么事?有事就快说么。”陈老总催问。

“您今天晚上制造了一起冤假错案。”我回答。

“什么错案,你说么。”陈老总急着问。

“我没有跟您去日内瓦,怎么可能知道您在那里看了什么歌剧呢?而您却大声批评我太健忘、太不像话了。”我微笑着回答。

我这样做的目的、动机,百分之百、完完全全是想在自己万分敬重的陈老总面前,撒撒娇,说句风趣话,逗他笑一笑,根本没有一点抱怨他的意思。

然而,完全出乎我意料的,是陈老总竟然非常认真地对待我的这句玩笑话。只见他脱掉已经戴上的帽子,取下披在身上的军大衣,一边朝我九十度地深鞠躬,一边说小伙子,那就向你赔礼道歉了。

对此,毫无思想准备的我,真的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连忙扶着他,说自己只是撒娇开玩笑,您怎么可以当真呢。他却拍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有错就应该承认么,我陈毅也不能例外呀。

 

外交部老一辈日语翻译回忆:坦荡陈老总,有错就认,深度鞠躬

 

1963年周恩来(前排右五)、陈毅(前排右七)

会见日本围棋代表团

 

为这件事,我后悔了几十年。直到今天,还常常扪心自问、自责,你一个普普通通的翻译,有什么资格让一位开国元勋、百万雄师的统帅,向你赔礼道歉,深度鞠躬?俗话说这可要折煞人的呀。

同时我还深深地自责,在陈老总谈到该歌剧内容是反映日本社会的时候,一个合格的翻译就应该马上联想起“蝴蝶夫人”这个名字,而自己却因为知识面太窄,没能做到这一点,在关键时刻为陈老总解难。细想起来,这是自己翻译人生中,做的一件最大的蠢事、错事。不言而喻,这件蠢事、错事,也骤然增强了我对陈老总的深厚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