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鹰派失望?美国本周或宣布延长对伊朗相关核制裁豁免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8-01 14:37

 

美伊两国剑拔弩张的关系又出现新动向。据《华盛顿邮报》30日报道,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宣布,延长对伊朗五个核项目的制裁豁免,允许继续在伊朗境内开展核项目的国际合作。

有媒体认为,这一决定将使俄罗斯、中国和欧洲国家等能继续与伊朗开展民用核合作,或受到上述国家欢迎;同时代表着实施“极限施压”政策之际,特朗普政府内部的紧张——可能会让华盛顿的强硬派失望。

特朗普“放行”?

据报道,上周,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的一场会议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态称,政府应该延长与伊朗核计划有关的五个部分的制裁豁免。

姆努钦向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8月1日之前没有按照法律要求再次延长豁免,美国将不得不对一些俄罗斯、中国、欧洲公司进行制裁,这些公司按照2015年伊核协议参与伊朗境内部分项目,而财政部需要更多时间应对制裁带来的附带影响。

“政客”网站描述称,对这一问题,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唇枪舌剑,进行激烈辩论。而最近一次椭圆形办公室会议上,犹豫的特朗普似乎最终站在了财政部长姆努钦一边。按照《华盛顿邮报》的说法,特朗普“不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反对”,主张延长豁免。

按照“政客”网站的说法,核豁免是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最后残留部分”之一,允许一些国家在伊朗各地的核设施上开展项目。据路透社报道,如果这一制裁豁免最终“落地”,将允许在伊朗布什尔核电站、福尔多核设施、阿拉克重水反应堆以及德黑兰核研究反应堆等开展工作。《华盛顿邮报》称,即将宣布的这一延长豁免,将给予这些项目90天的豁免权。

不过,美国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表示,“我们仍然有终止豁免的目标,这些豁免可以在任何时候终止。但由于财政部的正当关切,我们决定暂时延长豁免。”

对伊存在政策分歧?

本月初,伊朗突破伊核协议所规定的浓缩铀存量上限、又“跨越”丰度门槛以来,特朗普曾在社交平台“推特”暗示,不会延长豁免。而不少议员一直敦促特朗普政府取消豁免。

本月早些时候,三位强硬派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汤姆·科顿和泰德·克鲁兹致信特朗普,称伊朗已经突破浓缩铀存量上限,敦促特朗普取消豁免。他们写道,“伊朗人现在改变了核现状,并试图创造一种轻微违反的新常态,使他们能够慢慢发展核武器。我们敦促你们终止这些豁免”。

本月中下旬,在共和党众议员丽兹·切尼带领下,50名国会议员致信特朗普,同样敦促总统彻底取消对伊朗的制裁豁免,并表示,豁免让伊朗的非法核基础设施合法化,使奥巴马时代伊核协议建立的项目得以维持。

“政客”网站指出,椭圆形办公室的这场辩论,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在对伊政策上的复杂信号,常常在强硬言辞和外交提议之间切换。

最近几周,特朗普允许参议员兰德·保罗与伊朗外长扎里夫会面;国务卿蓬佩奥也伸出“橄榄枝”,称愿意前往伊朗。与此同时,特朗普还在社交平台“推特”上发出一条含混不清的信息:“记住,伊朗人从来没有赢得一场战争,但却没有输掉一场谈判”。

“政府内部一直存在一种紧张关系,一些人希望保留伊核协议的某些元素作为谈判框架,另一些人认为该协议存在致命缺陷,为伊朗提供获得原子弹的途径,”美国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执行理事马克·杜博维茨如此说。

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一些致力于防扩散问题的官员认为,这些项目使美国和国际社会能够洞悉伊朗的核项目,并削弱伊朗核扩散的能力。

美国武器控制协会主席达里尔·金博尔表示,既然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无论如何不会奏效,考虑到内在价值,这些项目应该得到保留,“延长豁免,符合美国的国家和国际安全利益,因为这些项目的目的是防止伊朗核扩散”。

在一些官员看来,延长豁免没有稀释政府的“极限施压”政策,“我们批准对伊朗豁免的同时,仍对伊朗的经济采取制裁。”

不过,主张终止豁免的官员则认为,终止豁免不但将增加对德黑兰的压力,同时是衡量特朗普实施“极限施压”政策的承诺

《华盛顿邮报》指出,对于“极限施压”的“生效”,存在不同理解。比如,蓬佩奥认为,目标是说服伊朗采取12个步骤,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而对特朗普来说,“极限施压”政策的目标是让伊朗重回谈判桌前,达成一项“比奥巴马时期更好的协议”。

《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些选项都不太可能很快发生。而无论想达成上述哪一种目标,“极限施压”政策可能被延长豁免这一决定削弱。

而即使是积极推动取消豁免的官员,也承认取消豁免存在风险,可能进一步加剧美伊之间、甚至美欧之间的紧张关系,并有可能引发美伊之间的军事对抗。

但是对于多数官员、议员和外交官来说,问题在于,特朗普政府和特朗普本人是否真的致力于他们一直鼓吹的单边主义、咄咄逼人、与奥巴马政府完全不同的伊朗政策。做出这一豁免决定可能被解读为,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打算这样做的信号。

“这将被视为默认伊朗有权拥有核计划,这一点我们无法接受,”一位议员说,“政策不应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