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地铁施工方自曝偷工减料、项目层层转包,地铁方面连发三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7-01 17:46

 最近,一则关于青岛地铁1号线一项目施工方自曝工程质量存在问题的消息引爆网络。6月27-29日,青岛地铁官方微信号连发3条“情况通报”,对葛洲坝电力违法分包一事做出说明。其中6月29日最新的通报称,“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青岛地铁集团研究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施工方“自我”爆料:未按图纸施工

综合媒体此前报道,从总包葛洲坝电力公司到青岛永利捷、青岛顺源达再到青岛远望,该工程中间经过多次倒手,后因中间人“酬金”纠纷等原因,青岛远望负责人刘飞云举报自己在施工中偷工减料。

图片

根据爆料,刘飞云的公司在项目施工中为了节省耗材,将原本图纸规定的20厘米钢筋间距加长为23厘米或25厘米。

爆料人 刘飞云

它没有原来图纸设计的那种抗压程度。春阳路是青岛市的一个主路,很多的大车都要从上面经过。

此外,刘飞云还爆料说,管廊沟槽用原状土大石头回填,没法夯实,会沉降坍塌;图纸设计电缆垫层厚度不足20厘米,实际只有10厘米,有些地段直接没有浇筑垫层。此外还有电缆保护管的管壁厚度不足等问题。

图片

爆料人 刘飞云

3月份,我们干了325米。我们是按图纸施工的,但是甲方说能干就干,不能干滚蛋。现在工程是责任制、终身制,如果要出现安全事故,到时候我们公司是第一责任人。

据了解,和刘飞云签订劳动合同的是一家叫做顺源达的公司,根据双方的约定,刘飞云所在的远望公司负责青岛市城阳区春阳路电力土建工程施工分包工作,包括支模、排管浇筑、混泥井浇建筑、垫层、钢筋制作等内容。

6月16日,双方签订协议解除合同,远望公司保证“不上访、不投诉,不举报工程质量和违法分包及拖欠农民工工资等问题”。

对此,岳屾山律师指出:该协议可能给社会公共利益带来损害,按照合同法第52条规定,属于合同无效的情况。

青岛地铁:正进行破拆调查 钢筋布设存问题

针对举报,青岛地铁回应称,该工程系青岛地铁1号线外部电力管道配套工程,全长7.7公里,目前已施工约1.5公里。目前,已对这1.5公里工程进行了局部挖掘和破拆检查。

图片

央视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现场已经没有在施工的迹象,一台停止工作的破拆机旁是一处已经拆去最顶层结构的管廊,部分钢筋和管道裸露了出来,可以大致看到上层钢筋的排布情况。

青岛地铁集团1号线公司总经理 殷险峰

钢筋的排距有的比较近,这有的距离又稍微远了点,排布得不均匀,施工的水平有一些问题。

图片

在破拆点附近,记者还看到了同被举报的管廊沟槽用原状土大石头回填的情况。对此,青岛地铁表示,这只是临时措施。

青岛地铁集团1号线公司总经理 殷险峰

一开始是这么设计的,后来改了,过程当中因为改方案,原状土回填也是一个临时措施。既然将来要这样搞的话,现在就是可以先填上,将来再挖出来。用原状土回填,和用石粉回填的成本相差五六百万元。

图片

青岛地铁表示,目前全线已经破拆了5处,正交由第三方单位山东省交通科学研究院,对破拆点进行情况调查,近期将出具报告。

山东省交通科学研究院工程职员 封忠意

目前垫层分布不均吧,现场条件有限,破出来的比较少,破拆点是由青岛地铁集团调查组定的。

项目层层分包 爆料人还得再付中介费引矛盾

青岛地铁施工不仅存在偷工减料的问题。在爆料中,刘飞云表示,该项目从中标到具体施工人员手里已经被层层分包了5次。对此,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公司回应称,他们在此前已经发现分包情况,并对相关公司提出了整改要求。

爆料人 刘飞云

顺源达是个皮包公司,只有一个人,下面没有任何员工,也没有任何管理人员。

图片

刘飞云介绍,该标段总承包方为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总承包方通过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有限公司、青岛顺源达劳务有限公司等层层分包,最终由他所在的青岛远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施工。

据信息显示,与爆料人刘飞云所在公司直接签署劳务分包合同的青岛顺源达劳务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位于青岛市重庆北路308号。然而,这里实际上却是一家名为顺客鑫的宾馆。

图片

央视记者多次尝试联系顺源达公司的监事范大祥,均没有得到回应。爆料人透露,能够从顺源达公司接过该工程,还经过了多位中间人的层层介绍。

爆料人 刘飞云

中间人的费用是中间人自己算的,5公里176000元,这钱应该是甲方出。但是,中间人每天来找我要,最后我被逼得没办法。

图片

图片

中间人 岳某某

当时有一个叫范大祥的,他给我朋友介绍的活儿,他说他要找施工队,我朋友又托他朋友,又找到我,我又找的刘飞云。

记者:顺源达公司为啥自己不干这个活?

中间人 岳某某

它肯定没有施工队,它是个劳务公司,就像个中介似的。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总承包方为葛洲坝电力公司。2018年9月,葛洲坝电力公司与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分包合同,合同金额为2718.81万元,主要分包内容为土石方开挖及回填、混凝土浇筑等劳务作业。然而,青岛永利捷公司将施工内容再次分包。

图片

记者也找到了永利捷公司的注册地,青岛市北京路27号2栋1620户,然而并没有人办公。记者多次联系其股东戚延军及法定代表人程世增,也未获得回应。

葛洲坝集团电力公司回应:曾发现分包情况并要求整改

从青岛地铁到爆料人,一个总额1.4亿元的地铁配套项目工程,历经永利捷、顺源达等多家公司分包、以及多位“中间人”转手。其中环节到底有没有涉嫌违法?央视记者走访了青岛地铁集团和葛洲坝电力公司。

在青岛地铁集团,记者看到了1号线公司与葛洲坝电力公司的合同文件,其中提到,承包人拟分包的相关事宜需要经过发包人的同意。

图片

青岛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法律事务部部长 王松山

这份葛洲坝电力与永利捷签订劳务合同在当时分包之前,并没有经过一号线公司,也就是发包人同意。就是需要经过发包人书面的审核同意。

那么,葛洲坝电力是否提交了书面报告?记者也咨询了葛洲坝电力公司工程项目部。

中国葛洲坝电力公司党委副书记 瞿峰

我们已经按照这个合同约定和行业惯例,将分包单位青岛永利捷的经营分包的事项报给了项目监理公司。报审表一式三份,注明了监理单位、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各一份。

至于永利捷与下游企业继续进行分包的事宜,记者也获得了一份永利捷公司与下游公司签订的合同。而法律专家表示,从永利捷公司往下的一系列转包分包行为均涉嫌违法。

图片

图片

对此,葛洲坝电力公司的党委副书记瞿峰对记者表示,他们在项目执行过程中曾发现分包情况,并于5月20日给永利捷发去整改通知,要求其在5月31日前整改完毕。

中国葛洲坝电力公司党委副书记 瞿峰

涉嫌层层转包、层层分包的情况,我们及时下发了整改通知,在6月5日,跟他解除了劳务分包合同。

图片

葛洲坝电力公司称,具体情况还在内部自查当中。

中国葛洲坝电力公司党委副书记 瞿峰

目前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进驻现场。在第一时间,对原项目班子集体就地免职,公司组织专门的人,对项目进行了全方位的管控。

地铁是重大民生工程,安全质量问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样的项目竟然被曝存在层层转包以及偷工减料的问题,必须严查整改。地铁建设的安全容不得半点马虎,建设质量决不能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