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棋院剿杀李世石 韩国棋坛上演“末日大戏”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7-21 15:50

 

韩国棋院剿杀李世石 韩国棋坛上演“末日大戏”

 

李世石出战韩国农心杯预选赛

编译按:此篇报道原发韩国《周日新闻》,韩《乌鹭网》转载。三年前的2016年6月5日,李世石和他的兄长李相勋九段向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提交“退会书”,酿出了动摇韩国职业围棋根本的“李世石退会风波”。之后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和李世石一方似乎达成某种默契,“退会风波”一时偃旗息鼓,但是三年后李世石忽然“亮剑”,要求韩国棋院返还三年来扣除的“公积金”。

李世石今年年初明确表露“隐退”的意愿,接着最近向韩国棋院提出了“返还公积金”的要求。李世石和职业棋士会关于“退会”有一个分歧,李世石方认为提交“退会书”即意味着即刻退会成功,而职业棋士会认为“申请退会后依然参赛,即意味着尚未退会”。

因为李世石“退会与否”悬而未决,韩国棋院三年来代管李世石比赛奖金中扣除的公积金(韩国国内棋战5%,国际棋战3%),总额约为3200万韩元(约18万元人民币)。

因为李世石骤然“亮剑”,韩国棋院也祭出杀手锏,7月12日韩国棋院临时理事会表决通过了职业棋士会提出的韩国棋院章程新条款。新条款的核心内容为两条,1、是韩国职业棋手定段即意味着自动加入韩国职业棋士会,2、韩国棋院主办、主管、协办、后援(赞助)的比赛只有职业棋士会所属棋手有参赛权。

韩国棋院章程新条款直指李世石:退会就不能参加职业赛,三年来参赛了就意味着未退会。

而李世石一方和韩国职业棋士会的根本的分歧在于,对职业棋士会性质的认知问题。李世石一方是认为“职业棋士会”是松散和没有约束力的联谊团体,而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是认为,棋士会是欧洲中世纪“行会”性质的“棋士公会”。

在这一根本的分歧下,“李世石退会风波”三年后最终酿成“李世石退会事态”,搅动了韩国棋院理事会,甚至波及韩国文体观光部,而最终也会对簿公堂,在法庭上见真章。

韩国围棋是现有职业围棋、后有业余围棋,先有韩国棋院、后有大韩围棋协会的倒置结构,“李世石退会事态”势必对韩国棋坛未来的走向产生深远的影响。

《李世石 VS 棋士会 李世石会不会翻开“隐退的”底牌?》

 

韩国棋院剿杀李世石 韩国棋坛上演“末日大戏”

 

三年前李世石宣布“退会”的一幕

“什么?”李世石的神情可谓天真烂漫,一副很意外的样子。

“你还是持着已退出了棋士会的这一想法吗?”记者只好再提一遍问题。

“啊,你是问这个?当然的事情你何必再提?”李世石这才停住脚步,满不在乎的掏出一根烟叼上。他的意思是可以谈一谈。

李世石说:“关于韩国棋院新章程的报道我已经读过了。即使不让我打比赛也无所谓,因为我隐退基本成事实了嘛。当然,我作为围棋人应该关心围棋界的问题,不过我已经是第三者了,我只是关心以后还要继续拼胜负的后辈棋手。”

沟通三年未果,催生出“李世石法”?

韩国棋院临时理事会会议表决通过新章程两天后,农心杯韩国代表队选拔赛打响。李世石若无其事地来下比赛,而且赢了。复盘结束后李世石走出韩国棋院,记者就拦下了他。

李世石重申他“已经退出棋士会”的立场,不辞把“要求返还公积金”的官司打下去。

李世石和他的长兄李相勋九段,在三年前的2016年6月5日向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提交了退会书。理由是棋士会强制约束职业棋士的行为,公积金的名目下扣除奖金的金额失之衡平性。

而最近,李世石要求返还他退出棋士会三年以来扣除的奖金,向韩国棋院提交了内容证明书。韩国棋院在职业棋士会的要求下代管了李世石三年来的奖金扣除金(国内棋战5%、国际棋战3%),李世石要求的返还金额约3200万韩元(约18万元人民币)。

为解决李世石骤然提出的要求,7月12日韩国棋院召开临时理事会会议,韩国棋院29名理事中24人人出席会议(包括9名委任代理),通过表决一致通过了职业棋士会要求追加的韩国棋院新章程条款。

追加的韩国棋院章程新条款(韩国棋院章程棋士会相关第四章第23条)规定:1、经韩国棋院定段程序成为专业棋手的棋士,定段的同时自动成为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会员。2、韩国棋院主办、主管、协办、后援的棋战,只允许职业棋士会所属棋手参赛。

出战世界大赛等公开赛的业余棋手和女子围棋联赛的外援棋手并不是棋士会所属,对此韩国棋院给出的解释是“新增的第四章第23条款只针对韩国棋院所属棋手,这一条款不会对海外邀请棋手和业余棋手出战特定赛事设置障碍”。

出席临时理事会会议的某棋手说:“本来想在条款中加入‘若退出棋士会失去参赛资格’的字句,最终是参照律师的意见改为‘只允许职业棋士会所属棋手参赛’。”

关于追加韩国棋院章程新条款的理由,这位棋手说:“职业棋士会是韩国棋院的母胎,迄今韩国棋院章程并没有表述关于职业棋士会的内容。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一点有必要明文化。”

 

韩国棋院剿杀李世石 韩国棋坛上演“末日大戏”

 

李世石

李世石 VS 职业棋士会 展开第二轮冲突

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会长孙根气五段接受《周日新闻》电话采访说:“棋士会认为李世石九段目前依然是会员。如果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批准韩国棋院新章程,那么棋士会将表明最后的态度。如果李世石九段依然坚持退会,那么棋士会将以此为依据履行程序。”

出席临时理事会会议的某棋手则说:“如果听从李世石一方的主张,职业棋士会存在基础本身会崩盘。职业棋士会不是联谊团体,而是韩国棋院的运营主体。韩国棋院新章程已经过了法律研判,得到文体观光部的批准不会有任何问题。

本来棋士会的退会与否最重视本人的意愿,但是李世石九段申请退会的同时依然要打比赛,所以棋士会迟迟无法确定李世石九段的退会与否。”

以上两则观点,把“专业棋手资格”和“职业棋棋士会所属”画上了等号。

韩国棋院追加的新章程条款,还需得到主管部门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审批。为李世石一方提供法律咨询的孙秀浩律师(音)说:“我们把棋士会的法律性质认定为联谊团体。韩国棋院章程追加‘义务加入’的新条款本身承认了过去作态的不合理。其实韩国棋院章程新增的两个条款都有问题,我认为很难通过韩国文体观光部的审批。”

关于“返还公积金”的诉讼,孙秀浩律师说:“目前处于筹备起诉阶段。诉状已经拟定,正在斟酌提交的时机。”

李世石的长兄李相勋九段说:“我实在难以理解棋士会按什么名目扣除奖金?而且关韩国棋院什么事?”

李世石一方显然是认为棋士会所属与否和职业棋手资格及参赛权是两码事。

李世石事件何去何从?

韩国棋院章程追加新条款,是韩国棋院理事会站在了棋士会这一边。韩国棋院理事会作为韩国棋院最高议事与裁决机构,事实上几乎没有否决过棋士会的意见。

这一次韩国棋院职业棋士会祭出必杀技启动“对杀模式”,但李世石的态度依然是“我自岿然不动”。即使新条款得到韩国文体观光部的批准,出现最坏的状况,李世石显然也会认为“没什么可失去的”,因为他早就决定要“隐退”了。此外李世石还能赚同情分,是“韩国棋院把他赶出去了”。

但是,对韩国围棋界乃至韩国棋院,“李世石退会事态”绝对是烫手的山芋。“戴安娜性侵事件”和“洪锡炫总裁辞职”的两大风波刚刚肆虐韩国棋坛,韩国棋院领导层缺席整整八个月,今年5月末韩国棋院好不容易请来新总裁(韩国棋院第二十代总裁林采正),但是新的领导班子一出航就触上了“李世石暗礁”。

“李世石退会事态”究竟如何了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