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军装穿上警服 90后小伙青春建功 边疆筑梦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6-30 17:11

 2015年,20岁的张秋显再次回到新疆,成为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一名人民警察。“之前我在乌鲁木齐当了两年兵。再次回来,是因为喜欢穿着制服的自己。”张秋显说。

 

脱下军装穿上警服 90后小伙青春建功 边疆筑梦

 

 

走访中的张秋显(左)

“我要去新疆”

张秋显的家在黑龙江省绥化市兰西县临江镇,他是家中独子,家庭条件不错。但调皮的张秋显不按常理出牌,退了学,去工地打工。2012年,看到征兵消息,他又报名参军,因为跟家里赌气,选择了离家最远的新疆。

两年后退伍,张秋显的母亲申艳华再也不想让他离开家,把他安排进亲戚的企业工作。“但日子久了,总感觉一眼就望到了未来。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说。

2015年,一直与张秋显保持联系的部队老班长告诉他,新疆要招录警察,他符合要求,可以试试。

张秋显果断报了名。

“当时,我父母叫我慎重考虑。但我想清楚了,我要去新疆,我要靠自己。”张秋显说,在家族企业干的那段时间很不顺,他觉得属于他的生活在别处。虽然万般不舍,但父母想着“儿子年龄小,磨练一下也是好事”,还是同意了。

 

脱下军装穿上警服 90后小伙青春建功 边疆筑梦

 

 

张秋显和父亲张远伍

自2015年入警,想要干出一番成绩的张秋显一次都没回过老家。

“这孩子到底有多忙,连个家都不回?”2017年底,父亲张远伍带着疑问和牵挂,到新疆来一看究竟。深夜12时许下了飞机,却没看到儿子的身影。

“我没有去接机,真的抽不出身。”说起这事,张秋显十分内疚。“爸爸在这儿看到我很忙,也不想影响我,没待几天就回去了。”

2019年除夕夜,张秋显正和同事们在辖区巡逻,申艳华打来视频电话,一边流泪一边强装笑容说:“虽然只是在视频里照个面,也可以算一家人团圆了!”

春节过完,思儿心切的申艳华来到疏勒县看儿子。15天里,母子俩只在一起吃了三顿饭。

“咱不干这个工作了,行么?这么苦,这么累,这么远,我们心疼啊!” 申艳华抹着眼泪说。

看着为自己操心的母亲,张秋显也忍不住流泪了,却语气坚定地说:“妈,啥都别说了,当警察靠的就是一份责任。”

那一刻,申艳华突然发现儿子长大了、成熟了,可以放心了。临走时,申艳华再三嘱咐张秋显,要在新疆好好干!也要多注意身体!

实现人生价值

2016年10月,因为较强的执行力和行动力,张秋显被任命为疏勒县时尚广场便民警务站站长。

走进时尚广场便民警务站,第一感觉是干净、整洁,像家一样。张秋显把在部队养成的好习惯带到了工作中,事无巨细,他都亲力亲为。警务站地板脏了立马要拖干净,卫生间要坚持每天打扫,桌子椅子上不能有灰尘,不管多晚,忙完工作的民辅警整理完个人内务才能躺到床上……有的要求甚至到了严苛的程度。队友们开玩笑说:“到我们警务站,就是在厕所睡两三天,你都不会觉得不自在。”

张秋显对工作的严格要求让队友们获益匪浅。跟他共事的伊马木?艾散说:“张站长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儿,带得大家也干劲十足,工作再累都不觉得累了。”

天道酬勤。2017年,张秋显获得年度自治区级优秀警务站站长荣誉称号;2018年,获得自治区公安厅厅级教官聘书。“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的人生价值!”张秋显说。

时刻准备为民服务

 

脱下军装穿上警服 90后小伙青春建功 边疆筑梦

 

 

张秋显为群众调解纠纷

6月6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张秋显。交流中,他突然要求挂断电话,说有急事。再次接通时,记者得知,是两名参加高考的同学把身份证丢了,到站里开个证明。他笑着说:“我们的日常工作就是时刻准备着,为群众服务,解决他们的一个个难题。”

今年1月,疏勒县公安局收到一封王姓老人写来的感谢信。原来,这位老人要办理户口业务,由于腿脚不便,县行政服务大厅离家又很远,她就想着到家附近的警务站试试,没想到一会儿就办完了。她乐呵呵地跟民警不停道谢后准备离开,看到老人腿脚不好,张秋显让副站长开私家车把她送回了家。暖心周到的服务让老人很受感动,就写了封感谢信表达心意。

还有一次,警务站里来了位姑娘。一进门就哭哭啼啼地说自己被骗了,盲目听信了别人的话,在没有收齐货款的情况下就将商品给了对方,老板要她照价赔偿。她说,她每个月收入两千元左右,家里还有奶奶要照顾,实在走投无路了,请警务站民警帮帮她。

听完姑娘的诉说,张秋显一边安慰姑娘,一边对队友们说:“找,必须找到这个骗子!”

根据姑娘提供的线索,民警们立即行动。经多方查证,几天后,终于将骗子寻着,要回了货款。

工作中,不论大事小事,张秋显时时处处以身作则,带领队友们,尽心竭力服务辖区群众,踏实认真的工作受到辖区群众的肯定与赞扬。

挺拔的身材,坚毅的眼神,洪亮有力的嗓音,经过几年的历练,如今的张秋显有着超出年龄的沉稳,这种沉稳带着力量,透出立志“青春建功,边疆筑梦”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