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服周冬雨剃头?导演曾国祥:全组人都陪她啊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10-30 20:00

 《少年的你》上映5天,票房、口碑都节节攀登,截至昨天,票房过7.3亿元。除了两位主演周冬雨和易烊千玺之外,导演曾国祥也再度引发关注。

三年前的一部《七月与安生》,让这位年轻导演进入大众的视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著名影星曾志伟的儿子。

曾国祥大学学的是社会学,毕业后进了陈可辛的公司,从打杂开始,慢慢做到制片助理、副导演。

《少年的你》由《七月与安生》原班人马打造,也是曾国祥与监制许月珍、演员周冬雨的再度合作。

钱报记者前日专访了曾国祥和监制许月珍,听他们聊了聊“少年”的台前幕后。

曾被曾志伟评价“太文艺”

面对现在铺天盖地的好评,曾国祥显得很谦虚,一再表示不觉得自己有多好。

钱报:学社会学,对拍电影有帮助吗?

曾国祥:社会学教我怎么有同理心,读了很多不同思想家对整个世界的理解。你会慢慢变得学会怎么从别人的角度看事情,做演员也好,做导演也好,都是要从每部戏每个角色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呈现的每个人物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刻板的面孔。

钱报:听说你爸(曾志伟)以前说你太文艺?

曾国祥(笑):是的。这几年,慢慢变得没那么固执,也懂得多欣赏别的类型电影。以前真的偏文艺,有点看不起商业电影。后来慢慢觉得,很多拍文艺片的导演也拍了很了不起的商业片,商业片里面也有很文艺的地方。其实我觉得拍自己嗨的电影,是很自私的行为,电影需要观众一起欣赏。你拍一个电影,观众看不懂,或者不喜欢,都是一种失败。票房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不是要很多人看,只是要看过的人都喜欢,都能从电影里拿到一点东西,就是好电影。

高考的镜头是到考场外抓拍的

曾国祥作为一个没有经历过内地高考的导演,为拍《少年的你》做了不少功课。

钱报:您是怎么将高考拍得那么真实的?

曾国祥:我自己比较喜欢真的东西,所以我特别在意这个事情,不希望拍的片,大家看了觉得我不接地气。创作过程我会不断问自己,问编剧问监制,是不是这样说。然后自己也多下一点功夫,比如,我们看了很多纪录片,看了很多书,找了很多老师和学生聊,每个认识的朋友都去聊,问他们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我们知道高考是人生最公正的平台,让大家公平公正地去奋斗。去年6月高考的时候,我们跟摄影师、监制去考场外抓拍了很多,那两天的抓拍对我有很大的帮助。现在电影里边很多高考元素都是那天抓拍的。

钱报:现在有很多网友在期待,《少年的你》像《我不是药神》一样,真正推动一点社会进步。

许月珍:我觉得,说要推动社会进步有点大,我希望更多人看到这个片。现实里有很多受过伤害的人。(电影)里面有很多人可能犯错了不知道,很多人沉默也是有错的,我们希望(电影)能让大家做得好一点。我们希望父母小孩一起去看,父母能了解小孩在经历什么,经历过什么,更好地去了解他们。只有大家互相了解,才会产生更多爱,不会伤害别人。

怎么说服周冬雨剃寸头

《少年的你》是曾国祥和周冬雨的第二次合作,周冬雨被很多人评价超过了《七月与安生》里的表现。出于不想提前透露电影中的角色形象,杀青后,周冬雨还戴了整整半年假发,直到电影上映,才把真相告诉大家。

钱报:您是怎么说服周冬雨剃寸头的?

曾国祥:剃头场景我们觉得是故事里很重头的戏,你会特别心疼这两个人。那场戏拍了两天,第一天先剃了冬雨的头,第二天再剃了千玺的头。

我陪她(周冬雨)剃,没有需要很大的说服,她知道故事里需要有这个环节,不是我们拿来做一个噱头的。她挺理解的,唯一的条件是剧组里其他人都陪她剃,所以我们有一个照片,有发过朋友圈,可能有的人看过,我们坐在台阶上,每个人剪了一个寸头的大合影。我每次看到那张照片都很感动,真的很能代表我们当时的心境。去年我们在很热的地方拍,很投入、很热血地在做好这个作品。

钱报:有人说周冬雨是周迅接班人,你怎么看?

许月珍:我觉得很不一样。周迅我也合作过,《如果·爱》。周迅也很敏感,我记得有一次拍马戏团小孩练杂技的戏,她立马就哭了。周迅更脆弱更细腻,周冬雨有一个让我跟导演特别喜欢的地方,她有一种不甘,很倔强。可能她身体里面有一个反叛的小孩。